Thursday, 23 August 2012

買房記

刊於2012年7月號《女友》(NUYOU)雜誌


吃過早餐,正想靜下來把斷斷續續看了兩個月的《Sense and Sensibility》給好好啃完時,電話突然響了。

很少這麼早接到電話,心中不免覺得奇怪。拿起電話,是朋友M疲憊而焦慮的聲音。 M最近買房,面對了一些棘手的問題,擔心得整晚睡不好,知道我有買房經驗,所以一早打電話來尋求意見,也順便吐吐苦水。我兩年前才在英國買房子,這過程有多折騰,我哪會不曉得?
來英前,有過一次買房經驗,心想即便在英國,程序也應該大同小異。然而,後來才發現,在英國買房,程序全然不同。

第一次在英國看房子,就有個有趣兼難忘的經驗。當時住家附近有新屋推介,我去參觀示範屋,銷售員向我走來,先一聲招呼,然後就單刀直入地問:“你向銀行問清楚房貸了嗎?可以藉到多少錢?”、“你想什麼時候搬進來住?”我一愕,連示範屋都沒兜完一圈,要說感興趣都言之過早,怎麼可能已經申請房貸。心想這銷售員也未免太心急了,我現在可是買房子,而不是買根蔥!

之後再去看了幾間房子,發現不論是新建房的銷售員,還是二手房的經紀,一見面都會問同樣問題。那時候我才發現,問題其實不是出在銷售員身上,而是我自己沒把情況弄清楚--原來在英國買房子,得先確定有資格取得房貸,才去看房子。一旦看上了哪間房子,就得出示銀行發出的“貸款資格證明” ,方有跟屋主討論價錢和買賣的“資格”。這規矩對我來說雖新鮮,但也不難理解。英國目前經濟不景,房貸難申請,經紀和屋主不外是想避免把時間花在“可能不符合資格”的買家身上。

房子找到了,價錢談妥了,接下來的買賣程序,才是讓我覺得十分不合邏輯的部分。這所謂的“成交”,不外是買賣雙方口頭上的承諾,不必簽約、不必交訂金。我問經紀:“那如果屋主中途變卦呢?”經紀說:“那也是沒辦法的事。如果這期間有人出更高的價錢,屋主可以選擇把房子賣給別人。所以你要快找律師辦手續、快申請房貸!”

“成交”後的前幾個星期,我的心情很焦慮,不斷催促銀行、不斷給電話律師,也不斷在心裡埋怨:怎麼會有如此不合邏輯的買賣程序?經過幾個星期的心情煎熬之後,突然想通了:煩也沒用,不如平靜以待。說也奇怪,就在停止焦慮之後,這買房的手續突然變得快速又順利,沒多久,我就拿到了房子鎖匙。

然而,跟我同期買房的朋友J卻沒我幸運。 J看上的小平房,主人家是一對30多歲、態度和藹的英國夫婦,說是孩子們逐漸長大,需要多點空間,所以即將搬去大房子。那房子,J一看就喜歡,價也不減馬上就要了下來,那對夫婦也欣喜首肯。 J馬上僱律師、申請貸款,一個月就把所有手續辦妥。就在簽署買賣合約的前一天,那對夫婦卻通過經紀對J說,他們購買的大房子出了問題,所以暫時不搬了,合約也暫時不簽了。

J不只花了大筆錢,也跟房東退了房,急如熱鍋上的螞蟻,欲找那對夫婦好好商量時,卻發現他們一家大小已經旅行去了。英國人就是這樣,旅行永遠都在第一位。開店做生意的,只要把告示貼上,把店門鎖上,就可逍遙出遊;至於受薪族,無論職位高低,都有帶薪假期,聽英國朋友說,只要你告訴公司哪天要休假,即便公司有多忙,通常也不會不批你的假。為了旅行,生意、工作都可以暫時丟下,更何況是賣屋這等“小事”。

J非常無奈,但為了避免更大的損失,只好果斷放棄這樁買賣,而之前付出的大筆律師費、房貸費用、房子勘察費,都付諸流水。類似J的遭遇,在英國屢見不鮮。任誰遇上了,都只能自嘆倒霉。

跟M結束了談話之後,我把電話蓋上,視線重回手中的《Sense and Sensibility》,這才想起,Jane Austen筆下的姐妹花Elinor和Marianne,活在男女不平等的舊英國時代,地位卑微得在父親去世後,連繼承父親房子的權力都沒有,跟甭說買房置產。這麼說來,我們這些活在21世紀的女人,可以為買房一事奔波煩惱,換個角度來想,其​​實不也是件幸福的事情嗎?

No comments: